方 芳

這幾天,會跳舞的人,都不敢自認會跳舞了。

居住的屋苑有了一宗確診個案,禮賓員通風報信:「上救護車的是一位中年女士,估計是跳舞的。」怎麼中年女性,就捕風捉影是跳舞的?後來證實是無源頭個案。朋友從新聞中得知我們屋苑榜上有名,關心問候,叮囑小心,我也只好平常心回應,「梗有跳舞喺左近」,也不能擔心太多。

「跳舞羣組」爆疫確診數字急速蔓延,舞亂全城,本來已趨正常的生活,又再一次被搞亂。正因為「跳舞羣組」涉及多個層面的舞蹈圈子,從名媛闊太到基層師奶都有波及,於是好事者把一些不堪入目的「舞男」片段剪輯廣傳,把「跳舞羣組」極盡污名化,好像跳舞都是「不道德交易」。

不排除這是因為爆疫遷怒報復,又或許是憎人富貴,中招的名媛闊太有錢有面,豪宅名廈多有上榜,幸災樂禍剝花生少不免。網絡世界造假太多,渲染不可盡信。

香港人從上世紀開始都喜歡跳舞,粵語長片中的明星,幾乎個個都舞得幾下,有些還是舞神。香港回歸前,鄧小平為穩定香港人對「一國兩制」的信心,一句名言「馬照跑,股照炒,舞照跳」,説明跑馬、炒股與跳舞,都是香港人生活一部分,如今過了23年從未改變。

如果不是「跳舞羣組」出事,平民百姓也不知道,原來舞場有這麼多層次,有私人會所,又有大廈內的舞場,更有酒家的舞池,連飲茶都可以跳舞。

身邊有兩位朋友,分別在正規的舞蹈學校學習社交舞,一位停課一年,一位則仍堅持上課,上課的那一位剛好在爆疫時段去過其中一個跳舞場上了一課,當然很是擔心,馬上去做檢測,幸好檢測結果是陰性,大有重新做人之感慨。

生活中有時福禍難料,剛看爆疫酒樓名單,驚悉早前和親戚飯局所在的商場,有確診者染疫期內曾到訪過而「金榜題名」了,急忙數數日子,還有兩天就足14天了,馬上推掉4個飯局,乖乖在家用膳,重新做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