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\郭超

現在和大學及大學生提責任擔當,似乎成了笑話。

作為「中大人」,筆者至今仍對當年入學禮上高錕校長及一眾前輩高賢,以及通識課內一再提及強調的校訓「博文約禮」和「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於至善」等記憶猶新。可惜近年來大學管理層包括一眾教職人員,全都把校訓和責任擔當拋諸腦後,把一個好端端國際知名的學術象牙塔,變成臭名昭著的盛產暴徒是非地。

學生失控,固然主要是被人蠱惑,但大學管理層一樣有責任。尤其遺憾的是,多年來大學管理及教職人員沒有履行明正綱紀、引導學習的教育職責,以至錯誤不斷重犯。果不其然,日前又有披着畢業生外衣的蒙面人士,在中大校園搞「港獨」遊行。

校方事後報警,處理手法雖比起前幾年有所進步,可惜未能在違法行為醖釀發動之時、或者在活動期間果斷制止,而是畏畏縮縮等到完結之後才發出聲明譴責,沒有絲毫知識分子的勇氣和責任擔當的影子,難免令部分暴徒依然心存僥倖,令人失望。

校訓「博文約禮」,是警示所有獲取錄或聘用的師生,須學習修養和遵守各種禮儀規範。不但要遵守,更要隨時警惕自己不要去做失禮的事。可惜,這些年校內的「中大人」,可還有絲毫的遵守或堅持?

「港獨」是個錯的不能再錯的偽論述,與香港利益相悖,這點大家都心知肚明。更何況香港國安法今年7月1日起實施後,校內「港獨」遊行已屬違法,但凡校方稍有護犢之心,都知道應該立即制止學生一錯再錯,並在日常校園教學和生活中諄諄告誡、撥亂反正,免得學生繼續沉淪,不堪設想。

有前輩説,知識分子有時真的好比就是《皇帝的新衣》裏的那個小孩子,能夠保持純真,清楚明白告訴大家自己所見的,告訴大家皇帝根本就沒有穿衣服,這樣也就能戳破了這些黑暴學生「港獨」肥皂泡,戳破他們不符歷史事實、不合情理、不切實際的幻想。

前輩説,大學主要經費是由政府透過大學資助委員會撥款運作的,納税人才是真正老闆。既然學校一直無法明正綱紀、一直無法為民謀利,反而一再盛產攬炒打爛市民飯碗的學生,不如停止資助,讓他們向大學生收取天價學費,或者才能真正體現知識有價,或者學生才會懂得珍惜,或者納税人不用再花錢買難受了。將大學及師生資助與績效掛鈎,説法雖有些殘忍,似乎亦非全無道理。

責任編輯: 林為